殘疾姐姐進城,卻被親弟弟趕走,五年後再見姐姐扔他面前五十萬!


故事:殘疾姐姐進城,卻被親弟弟趕走,五年後再見姐姐扔他面前五十萬
隨著火車行駛在軌道上的聲音逐漸減弱,一輛火車也是逐漸地停了下來,擁擠的人群匆忙地下車,大都是背著大包小包,著裝不整齊但又看著那麼有精氣神的樣子。
在人群中,也有一個同樣背著大包,提著蛇皮袋子的女人,農村婦女的普通著裝,可能是因為農活乾的多了,臉上顯得有些土黃,但在土黃色的遮蓋下,卻也能看出本該清秀的俊俏的臉龐。
女人一下車,匆匆出了火車站,便是咧嘴笑了,掃視著高樓林立的這個城市,這是她在農村鄉下不曾看到過的,而上次親眼看到的時候,還是弟弟結婚的時候呢,而這也是她比較驕傲的地方了,弟弟當初也是考上了公務員,現在也算是一個公務人員了。
女人叫做阿娟,是個啞巴,父母因為意外都走了,跟弟弟從小相依為命,一個人把弟弟拉扯大,供弟弟考上了公務員,這次來城裡她並沒有跟弟弟說,前兩天弟弟給她打電話,說需要一筆錢,錢數不小,想讓姐姐幫他跟家裡借借,但是弟弟始終也沒有給她說原因,阿娟也擔心幫弟弟借了之後能不能還上,這些人都是曾經幫過自己的人,如果還不上,那阿娟心裡真的很難受,所以阿娟就索性賣了老家的房子和地,直接湊齊了這筆錢,想著到城裡找個工作,以後就直接留在城裡了。
阿娟依稀還記得弟弟家的地址,她想著也就不通知弟弟了,直接去家裡把錢給弟弟還能給弟弟個驚喜。

來到弟弟的家裡,敲響了弟弟家的門,過了一會兒,門開了,開門的是弟媳婦,阿娟笑著打招呼,弟媳卻是一副不友好的表情:「你等會,家裡有人。」 「唰」一下便是把門又關上了,門外的姐姐一下就愣了,但也不敢再繼續敲門了。隨即在不遠處找了個地方坐下。
過了一會兒,門開了,有人出來了,看起來應該是弟弟的上司,弟弟還出來送,還往領導手機塞著什麼東西。
眼看著弟弟送走了人,阿娟才敢走了上去,笑著對弟弟打招呼,高中的時候弟弟還教過阿娟手語,所以姐弟倆的交流還是可以的。
「姐姐,你怎麼過來了?也不給我說一聲。」
姐姐用手語表達著自己的意思:「我來給你送錢,我帶著錢過來的。」
「那你也不用親自過來嘛,先進來吧。」
阿娟從包裡掏出來了二十萬塊錢,這是她所有的錢了,弟弟讓媳婦把錢拿起來,說:「放心吧,姐,回頭這些錢肯定都能換的,現在我們單位發放福利房,特別便宜,但是有名額,我這走了好多關係,所以這錢我不能斷了。」
阿娟的臉色有些變了:「你要踏踏實實的干,不要歪門邪道,姐沒有上過學,但是也知道當官的不能搞貪污。」
「說什麼的,姐,行了,你先在這住幾天吧,回頭你就回去。」
姐姐抬了抬手,還是沒有告訴弟弟自己把老家房子賣了的事情。

過了幾天,弟弟又把姐姐叫到了客廳,旁邊的弟媳也是一臉難看的樣子,姐姐在這住的幾天,她煩壞了,總是嫌棄姐姐這髒那髒的,所以,他們要趕姐姐走了。
「姐,你回去吧,放心,過不了多長時間,我肯定就能升了,肯定就能把錢還上了。」
阿娟有些窘迫:「可,可是我已經把家裡的房子賣了,那錢就是買房子和地的錢,我回去也沒地方住了。」
「什麼,你把房子賣了?你傻嗎?那你要怎麼辦,你想一直跟著我嗎?我現在的情況都不敢要孩子,還怎麼讓你跟著我。」
阿娟沒有說話,低著頭,而眼睛裡已經濕潤了。
「算了,我馬上就搬到新房子裡去了,這個房子還有不到半個月也到期了,這半個月你想住這就住這吧,之後,你自己想辦法吧。」
阿娟這時候的眼淚就是止不住地往外流,這是她的弟弟,她養大的親弟弟啊,她記得他不是這樣的,他不是這樣的啊!
可是弟弟還是就這樣把她扔下了,搬去了自己的新家,也憑著自己的一些手短一步一步地往上爬著。
而阿娟在這個冷漠的城市裡真的成為了一個孤獨的人,她是一個啞巴,然後並不是所有人都會手語,所以就連最基本的交流都成了問題,但是也是從小幹活的體質,她並不怕苦不怕累。
被弟弟趕出來之後,最苦的時候她做過乞丐,也做過服務員被人罵過,後來整了輛三輪車,開始賣水果,而對於阿娟命運真正的轉折,也是再次遇見了他。
時間過的很快,五年就這樣過去了,而五年裡,弟弟從來沒有找過阿娟,甚至連那二十萬他也覺得這已經是理所應當了。

不過五年後的現在,弟弟過的並不如意,他再一次搬回了租的房子裡,或許對他來說,不是牢房已經很幸運了,他為了能夠走的更遠,不斷行賄受賄,奈何法律和人民總是不會允許他們的腐敗的,也就是他的官職還低,所以金額並不大,最後並沒有坐牢,但是他的不義之財和公職人員的身份都不會有了。
現在妻子也因為這個巨大的落差產生了心理問題,需要不斷花錢醫治,還有三歲的兒子,現在的弟弟真的是成了最落魄的人了。
一天,弟弟剛剛從外面幹活回來,卻看到一輛轎車直接停在了自己家門口,下來了一對男女,看到他們的臉,弟弟瞬間像是傻掉了一樣,對,是姐姐,而男人也是以前同村的一個玩伴,現在或許是姐夫了。
姐姐從弟弟的旁邊走過,進到屋裡,看到了正在哭的孩子,走了過去,從兜裡掏出來一塊糖,孩子不哭了,阿娟摸了摸他的頭,反身走到走進來的弟弟身邊,扔下了一張卡,一句話也沒說,又走了出去上了車。
而跟著阿娟一起來的男人點了根煙:「她讓我告訴你,裡面有五十萬,密碼是你的生日,呵呵,其實真的挺可笑的,你知道的,我一直喜歡你姐姐,小時候就是,但是那是你姐一心照顧你,讓你上學,根本都沒想過結婚,後來沒有辦法,我也放棄了,直到兩年前,我遇到了瞪著三輪車賣水果的你姐,那時候,我剛離婚,沒想到又遇到了你姐,我倆一起又走到了現在,其實你真的挺讓我沒想到的,我真的挺想給你一拳,小時候那次下大雨,你姐用身體幫你擋雨,結果燒到了四十多度,最後也就啞巴了,但是你姐也說過一點都不後悔,我想她也並不欠你什麼,我就沒想到你會這樣對你姐,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,自己好好想想吧,你姐還在車上等我。」
看著開走的轎車,弟弟目光裡閃著淚花,他忽然想到,自己曾經也是很愛姐姐的,對不起,對不起!


本篇
不想錯過? 請追蹤FB專頁!    
前一頁 後一頁
[ga:m.ktzhk.com]
追好文 :) 點個讚吧!
支持網站營運,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
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