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韓偷拍為何鋪天蓋地?這個關鍵原因讓人絕望


南韓首爾警方20日破獲一起大規模偷拍案,涉案嫌犯被控在汽車旅館房間安裝迷你無線網路攝影機,透過針孔偷拍房客來牟利,受害者多達1600人。2人被捕,另外2人被函送檢方。

檢視相片
南韓飯店房間的吹風機架常被安裝針孔鏡頭。(法新社)
更多
迷你鏡頭升級 偷拍上網直播
韓媒報導,去年11月24日至今年3月2日間,嫌犯在10個城市30家汽車旅館共42間房安裝迷你無線網路攝影機。這些偷拍鏡頭寬僅1公釐(1mm),藏在數位電視機上盒與吹風機架等肉眼不易察覺的地方,偷拍影像透過客房的無線網路流出,並在網站實況轉播。

檢視相片
插座常被偷拍者安裝迷你攝影機。(法新社)
更多
嫌犯設置的網站會員超過4000人,其中包含97名月付44.95美元的付費會員。為躲避警方追緝,網站伺服器特地架在美國。嫌犯售出803段偷拍影像,不法獲利達700萬韓元(摺合新台幣約19萬元)。
旅館犯罪地點 遍及10個城市
南韓此前也曾發生旅館偷拍案,此次卻是警方首度查獲有人透過海外網路實況轉播偷拍影像,犯案地點遍及慶尚南北道與忠清地域的10個城市,本來還準備進軍首爾首都圈,沒有跡象顯示旅館業者涉嫌共謀,但目前還無法完全掌握相關影像外流的整體狀況,付費會員亦無法可罰。

檢視相片
南韓警方展示插座和吹風機架遭裝設偷拍器材。(法新社)
更多
警方指出,民眾到旅館投宿時,可先關閉房內電燈,接著打開智慧手機的閃光燈,只要看到任何光點,就通知旅館人員來檢查。
犯罪人有公務員、醫師、法官…
南韓偷拍犯罪相當氾濫,當地警方2018年的調查顯示,2017年收到有關偷拍案的舉報,達到約6500宗,遠高於2010年的大約1100宗,8成受害者是女性。這些犯罪人各有不同背景,如公務員、醫生甚至是法官等,也有部分案中的犯罪人,是受害者熟悉的人,如男友或親戚等。

檢視相片
南韓女性去年上街抗議政府打擊偷拍不力。(法新社)
更多
成千上萬名女性去年走上首爾與其他城市街頭示威抗議,高喊「我的生活不是你的A片」(」My Life is Not Your Porn」)。近期則是發生偶像天團「BIGBANG」團員勝利涉及多起醜聞連帶牽扯多起案外案,其中一樁就是藝人鄭俊英多次在即時通軟體聊天群組,上傳自己偷拍的性愛影片,引發另一起軒然大波。
南韓偷拍成風 「勝利事件」冰山一角
「勝利事件」揭示部分南韓政府人員與夜店勾結,關係千絲萬縷;另一方面的「鄭俊英事件」,其實也反映著當地猖獗的偷拍文化。

檢視相片
南韓藝人鄭俊英涉嫌散布偷拍的性愛影片,赴首爾警局應訊。(路透)
更多
這些偷拍女性的行徑令人咋舌,但事實上,南韓近年一直熱議「偷拍成風」的問題,包括在廁所或更衣室偷拍、熟人之間的偷拍勒索等。
南韓幾乎天天都有偷拍案件的新聞。例如,首爾一家有10萬名成員的基督教會的牧師,就在電動扶梯上偷拍女性裙底時被當場抓住。一名31歲婦科醫師則因偷拍女病人和護士換衣服,並將圖片上網而遭判刑。
政府出招 規定手機拍照要出聲
偷拍成為社會問題,就連南韓政府也已經多次出招對付,包括首爾市政府2018年決定大幅增加「反偷拍隊伍」人數至8000人,他們會到公廁、更衣室等地,清潔並檢查是否有偷拍器材等。韓國也規定手機在拍照時要發出聲響,以阻止暗中偷拍;網路之後出現可以無聲拍攝的影像APP,政府又提出要規範。

檢視相片
南韓警方在廁所偵測是否有偷拍器材。(歐新社)
更多
源自西方的#MeToo運動吹入南韓後,當地民眾掀起連場「反偷拍」的大型示威,示威者數以萬計,其中2018年8月的一次示威,主辦方聲稱人數達到7萬人。群眾不滿在學校、辦公室、廁所、更衣室等地,都有可能出現針孔攝影機。
偷拍幫兇SoraNet 會員逾百萬
當地愈來愈多偷拍案件的問題,既有指與科技有關,手機功能愈來愈強大,推升韓國的偷拍個案,另一方面,一個南韓大型色情網站「SoraNet」,也遭形容是助長此風的「幫兇」。

檢視相片
南韓女性如廁常得擔心是否遭偷拍。(歐新社)
更多
「SoraNet」自1999年開始營運,會員人數超過100萬,網站內充斥網民拍攝的偷拍片段、由前度伴侶上載的報復式性愛影片等,出現大量受害者,甚至曾有女性受害人不堪受辱而輕生的事件。直至2016年,網站終於在公眾壓力下關站,南韓法院之後判一位共同創辦人4年徒刑,諷刺的是,這人是女性。
首爾漢陽大學社會學教授李娜陽告訴法新社,「裙底視頻」在韓國和日本已有數十年歷史。她指出,韓日都是非常保守的國家,性在當地被視為禁忌話題,在性壓抑之下,女性經常成為被物化和歧視的對象。
性別不平等 南韓一大社會問題
性別不平等一直是南韓一大社會問題。作為亞洲第四大經濟體,南韓女性的平均收入僅為男性的63.3%,在管理類職位和公司董事會中,女性分別僅佔11%和2.1%。
但正如南韓《中央日報》所指,即使有大量民眾上街譴責非法偷拍,但現在的鄭俊英事件讓南韓民眾看到,當地距離「拒絕偷拍」的道路依然非常遙遠,南韓社會必須通過嚴正的調查和懲罰,才能鏟除這些性暴力的文化。
BBC指出,首爾警方認為,刑罰太輕也是偷拍猖獗的原因之一。散布偷拍畫面最重刑期是一年有期徒刑或罰款1000萬韓元(約台幣27萬元),2017年南韓有5437人因偷拍相關犯行被捕,最後只有119人坐牢。
閱讀全文
健康知識+


本篇
不想錯過? 請追蹤FB專頁!    
前一頁 後一頁
追好文 :) 點個讚吧!
支持網站營運,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
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