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名21歲女大生赤裸跳樓身亡,屍體竟然佈滿傷痕!死前兩次求救電話,警察竟判自殺?原來……






 
王梅(化名)到現在也不願意相信,自己的女兒娜娜是跳樓自殺的。12月18日淩晨,和家人通完最後一個電話後,21歲的娜娜從齊魯師範學院濟南高新校區(大陸的一所高校)3號宿舍樓的四樓墜下,經搶救無效身亡。警方調查後認定,系跳樓自殺。想到女兒墜樓時全身赤裸且事發前曾兩次打電話向她求救,王梅懷疑女兒的死「另有隱情」。


女兒深夜打來電話
哭著說不想上學了
王梅說,12月17日晚上10點多,自己的手機突然響了。
看到是女兒娜娜的來電,她覺得女兒應該是有什麼急事,因為她從來沒這麼晚給家裡打過電話。果然,電話剛一接通,她就聽到女兒的哭聲。
「媽媽啊,俺不想上學了。」在電話裡,娜娜向王梅哭訴,說身邊的同學都在排斥她,罵她。聽到女兒哭得如此傷心,王梅耐心安慰女兒。本以為女兒的心情會平復一些,但當晚下半夜也就是次日淩晨1點多時,王梅又接到女兒的電話。「媽媽啊,你快來啊,我馬上就想見到你。」
電話裡娜娜的情緒激動。王梅問她,「孩子啊,你是遇到壞人了嗎?」娜娜回答說是,而且他們要逼死她。等王梅想再詳細問時,娜娜只說了三句「不知道,不知道,不知道」,電話就突然掛斷了。
意識到情況不對勁,王梅夫婦倆著急了。家裡沒有車,王梅打電話給有車的哥哥,打算連夜趕往濟南。正當他們準備出發時,一個陌生電話又打來了,一名自稱是孩子班主任的男子問王梅:「你是娜娜的家長嗎?」男子讓她趕快趕來濟南,並稱「孩子現在已經送到醫院了」。


家長發現孩子身上
有不明原因傷痕
12月18日上午8點多,王梅和其他親屬火急火燎地趕到了濟南,和學校一名負責的呂老師見了面。家屬提出想去醫院看孩子,但讓他們沒想到的是,呂老師沒有把他們送到省立醫院看孩子,而是把他們送到了一家快捷酒店。「我問為什麼不直接讓我們到醫院看孩子,他說先給我們找個住的地方。」
在酒店等待期間,王梅偷偷地問了另一名學校老師,想知道孩子現在到底怎麼樣了。「老師說,我跟你說一下,你的小孩墜樓死了,還是裸體墜樓。」
聽到這裡,王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,當場癱倒在地。
王梅說,她提出想見孩子,但負責老師不讓他們見,只稱已經報警了,警方正在處理,如果想知道情況就去派出所問。在派出所,辦案民警告訴王梅,他們接到報警趕到現場後,孩子已經墜樓沒氣了,然後就送往醫院,沒有搶救過來。
在民警向家屬念娜娜室友的口供時,王梅發現了很多疑點,特別是事發第三天到太平間見到了女兒遺體時,她更加認為女兒的死可能另有隱情。王梅說,在警方的詢問筆錄中,娜娜的一名室友提到她們確實存在排斥娜娜的行為,而娜娜的遺體也顯示,除了她落地的那一側有傷痕外,其他部位也有不明原因的傷痕,她認為這些傷可能之前就存在。
「為什麼孩子墜樓時全身赤裸?為什麼身體其他部位有不明原因的傷痕?為什麼女兒和我通話時周圍有爭吵聲,還向我求救?」王梅說,12月17日晚她和女兒第一次通電話時,明顯能聽到環境很嘈雜,有學生也說事發當晚從娜娜的宿舍傳來很大的爭吵聲,所以她懷疑女兒墜樓前曾與人發生爭執。


室友有言語排斥行為
警方排除他殺
王梅家住臨沂河東區,娜娜今年21歲。2015年夏天,娜娜從臨沭一中畢業,考上了齊魯師範學院高新校區,就讀商務英語專業。資料顯示,齊魯師範學院高新校區是經省教育廳批准,由山東廣播電視大學在其東校區設立的學校。學生由齊魯師範學院高新校區進行相對獨立的教學及管理,畢業頒發齊魯師範學院普通高等教育專科學歷證書。
王梅告訴記者,事發當天他們到派出所時,民警曾提到孩子的室友承認有排斥孩子的行為,但警方認為言語上的排斥並不構成犯罪,所以在錄完口供後就讓三個女孩回家了。20日下午,家屬、警方和法醫三方見面,最後警方認定排除他殺,娜娜屬於跳樓自殺身亡。



 


本篇
不想錯過? 請追蹤FB專頁!    
前一頁 後一頁
追好文 :) 點個讚吧!
支持網站營運,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
1